抹茶羊

不定期慢慢翻剧情练手中(=゚ω゚)ノ
头像/封面 by神明发条

【剧情翻译】复活节迪布朗ティンプラsp
第1话 新的任务
虹之国•オズ ウッドマン領 阳之月…—。
天空蔚蓝晴朗的某一天,在虹之国举行感谢祭的日子近在眼前……
和迪布朗很久没见面了,我来到了他所在的オズ国北部

裸露在墙上的管道和铁板,还是没变,给人一种无机质的感觉

在城堡的走廊上向前走,看到了一个伫立的人影
我     「......」
(迪布朗?发生什么事了吗)
我: 「......迪布朗?你好」
迪布朗「!你是.....」
他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我
迪布朗「欢迎来到虹之国•オズ。欢迎你」
耳边响起了和城堡一样的无机质的声音
迪布朗「距离与你约定的时间还有48秒...对不起,这在我设想之外」
迪布朗发出淡泊的、机械的声音
我       「心......找到了吗」
迪布朗「那个、还没有...」
迪布朗的身体有一半是机械构成的...好像
为了把身体替换为机械,不小心失去心脏的他至今也在寻找着....
迪布朗「不管去找奥斯瓦德多少次都一样...依旧不知道我的心在哪里」
我       「这样吗.....」
迪布朗「奥斯瓦德命令我成为这里的王子。我以为只要这样做就能找到心」
「但是现在,我仍然只是作为兵器保护着这个国家」
「但是....」
「.....」
说到这里,他沉默下来
(迪布朗.....)
(诶.....?)
这时我突然发现他手上拿着一个鸡蛋一样的东西
我 「这是......」
过了一会,他慢慢地组织着语言
迪布朗「昨天奥斯瓦德叫我去了他的城堡,委托了我一个防卫以外的其他任务」
我 「你指的是「拜托」吗?」
迪布朗「是的。他好像是想让我担任这次开幕式的司仪」
「那时,他递给我了这个蛋」
(为什么...蛋?)
我向充满疑惑,好像在烦恼的迪布朗笑着
我 「这不是很厉害吗,重要角色呢」
迪布朗「是这样吗?」
迪布朗「.....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」
我 「迪布朗?」
迪布朗「司仪....恐怕是必须要有心的吧。因为我没有心....」
我 「迪布朗.....」
我注意到迪布朗的声音在寂静的城堡中显得格外响亮.....—。

第2话 不明白『快乐』这种感情

明明外面温暖的阳光照射着,城堡内却依然寒冷。
迪布朗「.....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」
「司仪....恐怕是必须要有心的吧。因为我没有心....」
(心...)
(虽然他说他还没找到....)
我 「迪布朗....奥斯瓦德先生以前确实说过你是有心的」
迪布朗「是的。寻找心的旅途结束时,奥斯瓦德这么对我说过」
「确实那时我感觉到了类似喜悦的情感,但是......」
他看着蛋,小声说
「....果然我还是,没有心」
(感谢祭的司仪....难道说奥斯瓦德先生...)
(虽然还是不是很懂这个蛋...)
是不是有什么考虑呢,我这样想
迪布朗「现在,我在对我担任的任务进行调查」
像是想要打断现在的对话,迪布朗突然这样说道迪布朗
「根据调查,司仪好像必须要让到场的大家感到快乐」
「但是,没有心的我不明白『快乐』这种感情......你有什么解决方法吗」
我 「不用想的这么复杂也可以吧?」
迪布朗「......你为什么这么想?」
我 「那个......」
(是不是欠考虑了呢。虽然不想让他担心....)
迪布朗「......」
看着烦恼的他...我急急忙忙想说点什么。
我 「迪布朗,请不要考虑的太多了」
迪布朗「但是...」
我 「我认为顺着开幕式的节目单,说说话就好了」迪布朗「原来如此,节目单的话,我已经从奥斯瓦德那里拿到了」
「收集情报、从数据库检索与司仪相符的话?」
他缓缓地自言自语着,摸了摸肉体手腕和机械身体的分界处
我 「我也会帮忙的!」
迪布朗「.....非常感谢」
我 「......!」
虽然只是一瞬间,表情一直没变的他突然笑了一下(.....是错觉吗?)
迪布朗「虽然和至今为止被委托的防卫任务不同,但是既然我承担了的话,必须完成...」
我 「‪明天‬我们向会说话、有经验的人问问诀窍吧」想要鼓励迪布朗,我试着提出方案...
迪布朗「....是!」
迪布朗蓝色的眼睛高兴的眯了起来
(又....)
我的心脏响起了小小的声响
虽然我想看更多迪布朗这样的表情,但是他又立刻变得面无表情...—。

第3话 寻找样品
第二天,耀眼的晨光从窗外泻下,....—。
我收拾打扮好,来到和迪布朗约定的街道。
可能是因为临近祭奠了,街上和以前相比更加热闹了。
(好厉害、彩虹架起在天空上,天空上漂浮着气球,非常漂亮)
(而且果然)
道路上排列着各种各样的蛋。
(蛋.....什么)
他左顾右盼了一下...
迪布朗「请抓住我的手」
我 「诶?」
他的机械的手伸向了我
我立刻握住了他的手...
(好凉...)
指尖传来碰到石膏一样的感觉碾过我的心脏
迪布朗「?你的心跳好像变强了,发生什么事了吗?」
我 「啊...不,什么都没」
迪布朗「走散了可不行,就这样一起走吧」
即使一点点也好,能温暖他就好了。我这样想着,握紧了他的手指

我们拐了个弯,看见路尽头的一家店出来了一位占卜师
我 「迪布朗,试着问问那位占卜师怎么样?」
迪布朗「通过听人们说话来为他们占卜未来的职业。我判断他Xxx」
迪布朗「那里的占卜师,能听我说说吗」
占卜师老婆婆「请坐在那边的椅子上」
迪布朗用淡泊的声音问着话,坐在椅子上


...


......


大概过了30分钟,我们道谢离开了那里
迪布朗轻轻摇了摇头
迪布朗「....我不明白,那位占卜师到底是什么人呢」
我 「那、那个....」
迪布朗「我和你的缘分是100%,她是根据什么得到这个结论的呢」
(话说....虽然只是缘分占卜而已)
(如果我说我很开心的话....)
我一个人想着,脸颊开始变热
迪布朗「....怎么了」
我 「没、没什么。比起那个、有什么能参考的...—」
迪布朗「.....还是没有」
(也是啊...)
迪布朗「但是...无法解析。你听了那个占卜师的话后、心跳开始变强」
「出现了什么能影响你的东西。不对吗?」
迪布朗想要寻求答案一样的在我面前看着我
我 「那、那个是....—!」
我急急忙忙想着要说什么
迪布朗「.....我们去寻找下一个样本吧」
他再一次向我伸出了手
(他是真的...没明白吧?)
从稍微走在我前面的迪布朗的背影来看,他果然什么都没能察觉到...—。

....

正在街上彷徨的时候,看到有一处街角聚集着很多人。
我「那是...?」
在人群的对面,看到了街头艺人一样的人在表演ジャグリング。
我正想找个人稍微问一下,人们的欢笑声却越来越响
迪布朗「笑声反应已确认。我们走吧。」
迪布朗拉着我,站到了人群前面。
穿着小丑衣服的街头艺人,把长条气球放在空中
街头艺人「Fufufu—那么现在要提问了!这个气球会变成什么呢」
「好!在第一排坐着的那位!」
前排男子「汪汪!我要汪汪!」
听到男子的话,艺人把气球逐渐捏成小狗的形状
过了大约30秒,完美的狗狗气球做好了
「哇!做好了!」
之后,街头艺人一边看着人们的表情,一边轻快的和他们交谈着
(好厉害!)
我看了看在一旁的迪布朗...
迪布朗「.....」
他认真地盯着街头艺人的说话方式和动作
我 「抓住些什么了吗」
迪布朗「大概是因为笑容吧?」
我 「...?」
迪布朗「表现出自己快乐的话,好像大家都会变得快乐...」
「......」
迪布朗看着我,没有说话
(说些什么好呢...)
我不知道说些什么,正在着急的时候..
迪布朗「XX……?」
我 「诶?」
从再会以来...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...
他的声音让我的心开始悸动...—。
迪布朗「谢谢。我也会试着自己分析的」
之后,他就又沉迷在街头艺人的表演中...—。

第4话 临机应变是必要的?

迪布朗「XX……?」

迪布朗「谢谢。我也会试着自己分析的」

那天晚上...—。

迪布朗「XX,稍微打扰你一下可以吗。想跟你谈谈今天在街上看到的事」
我正准备上床的时候,迪布朗过来找我
我 「当然」
我让他进来房间,他在我的对面坐下
我 「...」
迪布朗「...」
我 「那个...迪布朗?」
我向他搭话的一瞬间,他抬头看着我
迪布朗「抱歉。我在整理思绪」
迪布朗「我分析发现在那个街头艺人身上有启示」我「回来之后你一直在思考吗」
迪布朗「是的...」
「他好像一边看着观众的反应一边临机改变计划内容」
「如果我能做到像他一样的话,让大家开心....这个任务,就有了执行的可能」
「不、其实我是想像他一样吗……?」
他的眼睛闪烁着震惊和疑惑
(难道迪布朗的心....)
我没忍住、把手叠放在了迪布朗膝盖上握紧的拳头上
迪布朗「XX......?」
我 「不练习一下吗?不然也没办法理解课题」从他手上传来的温度,果然还是很冷。
但是...
迪布朗「练习、课题,正如你所说」
「然后,有你在的话,我才能做出成果,我是这样分析的」
「......可以请你帮忙吗?」
迪布朗温柔的握住了我的手,就像害怕弄坏我一样...
我 「当然,一起加油吧」
他轻轻点点头,低下眼睛,好像害羞了一样...—。

...

......


之后我们按照从奥斯瓦德那里拿来的节目单做了台本
迪布朗「那个....这里呢?」
我 「.....!」
迪布朗突然抬起头紧紧盯着我
(距离好近.....!)
迪布朗「....XX?」
我 「抱、抱歉。我觉得这里可以说得再婉转些」迪布朗「婉转...?我的语言很生硬吗?」
我 「恩。比如抑扬、说得更温柔一些之类的...」
然后.....

......

不知道为什么,迪布朗低下了眼睛
迪布朗「抱歉。是因为我没有感情、所以不明白语言的生硬吗?」
「说话.....语言是这么深奥又复杂的事情啊.....」
我 「迪布朗.....」
他绞尽脑汁那般对语言感到辛苦...
(没有感情的话明明就不会做出这种表情的...)
但是,现在的我还不知道,这件事情怎么告诉他好呢...—。

第5话 像自己那样...?
迪布朗司仪练习开始的第二天...—。
这天午后,迪布朗也来到了我的房间。
迪布朗「.....今天也请多关照」
迪布朗一脸比平时更生硬的表情,打开了台本
我 「迪布朗?发生什么了吗?」
迪布朗「......」
他把视线转向我,好像很难表达一样皱紧了眉头
我 「啊、不想说的话...」
迪布朗「今天,我被奥斯瓦德叫去他的城堡听他说话了」
我 「奥斯瓦德先生...?他说了什么吗?」
迪布朗「他说祭典的热闹气氛应该是由司仪来斟酌考虑的」
「让我弄的有趣些」
他无表情地说着,把手放在锁骨周围
「我理解为我被期待着,而且那也是我的责任」「但是直到现阶段还没看到成果...」
我 「失败了也没关系哦」
迪布朗「明明失败了......没关系?这是为什么」
他的表情很罕见地在动摇
我 「......虽然这么说有些没责任感,但是迪布朗都这么努力了」
「就算没有做的很好,但拼命去努力了的事...我认为心意会传达到的」
迪布朗「心意...?」
蓝绿色的眼睛闪着不可思议的光,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我
迪布朗「......我理解了。只能继续累积了」
迪布朗看着台本,深深点了点头……—。

...

......

但是.....

迪布朗「现在的是error吗」
我 「也不是,总觉得在哪见过.....」
迪布朗「是的。声质和语言摇动精读和那天的街头艺人相近达到50%」
(也就是说在模仿?)
迪布朗「不像吗?」
我 「虽然有些像,但是我认为那里不能模仿」
迪布朗「那是为什么呢」
我 「......」
他用认真的眼神问我,我犹豫要不要说出我的想法。
(但是...)
我抬起头,认真接受他的疑问
我 「不表现出迪布朗自己就意义了」
「即使是奥斯瓦德先生,也一定不会拜托迪布朗做不可能的事的」
「所以...」
迪布朗「......XX」
他眼中闪着彩虹一样的光
迪布朗「表现出我自己...?」
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」
「我自己...」
他像想让自己再听一遍那样又重复了一次...
我 「诶?」
他把一直拿着的蛋放在我的手上
(啊..)
能感觉到蛋很温暖,而且在轻轻震动
迪布朗「还不明白为什么奥斯瓦德要把这个给我」「每当你跟我说话的时候,我胸内的动力部就会响起不可解的声音」
「这个蛋...温度越来越高」
我 「迪布朗.....」
迪布朗「XX说的话我已经理解了」
「既然奥斯瓦德考虑了我能做到的事。我就以这个为设想,试着引导我担当的职务。」
他的眼睛寄宿着至今没见过的光辉,直射入我的内心...-。

月觉 第6话 被寄予期待的东西
阳光射入只有我们二人的房间...—。
我们绞尽脑汁、考虑迪布朗被期待着的东西。
(总觉得上套了…)
(奥斯瓦德先生究竟想要迪布朗做什么呢?)
(只是想让他当个有趣的主持人吗?不是这样吧……)
我一边这样想,一边看着他手中的蛋
(在蛋中包含的意义是...)
这时,我脑中突然有什么连接上了
我 「那个.....虽然这样说很失礼,不过如果是期待有趣的话是不会拜托给迪布朗的吧...」
迪布朗「说的...也是」
我 「所以,应该是不同的意思吧?」
迪布朗「不同的意思?」
在我面前的迪布朗,是个非常认真的人......
我 「我认为只是拼尽全力、保持这样的迪布朗就很好了」
迪布朗「....那样可以得到认同吗?」
迪布朗不安地问我
(虽然不能确信,但是总觉得有些理解了奥斯瓦德先生的目的)
(但是...)
我 「一定没事的」
我没有说出浮现在脑海的想法,只是对他这样说道迪布朗「.....」
过了一会,他看看了自己的手掌说
迪布朗「确实,从一开始,我能做到的事就只是完成应做的任务」
「这是我从到这个国家以来,一直在做的事...」「......所以我会加油的。更多更多地练习」
他的话语中有着坚定的觉悟....—。

第7话 认真的他
仅仅将接受的事情一件件完成...—。
定下有关感谢祭司仪的方向后,第二天迪布朗疯狂的练习。去到城外的平原上为了正式出场来回练习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迪布朗「那个....下一场竞技是『egg hunt』......egg hunt?捡彩蛋吗?还是我拿着彩蛋逃掉的话,大家狩猎我?」
我 「迪布朗!不是啊!是类似寻宝那样的游戏」
迪布朗「不是普通的蛋?是和宝藏价值相当的蛋!?」
看到迪布朗面无表情缺大吃一惊的样子,我不自觉的笑了
迪布朗「.......!你刚刚笑了?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了吗?」
我 「因为,迪布朗刚刚那么认真太奇怪了」
迪布朗「认真很奇怪?完全不理解」
迪布朗抱着疑问继续进行节目单
我 「太有趣....了」
不小心说出了真实感受
迪布朗「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为什么我越认真,你越笑我呢?」
「我没打算说奇怪的话,也没打算开玩笑」
迪布朗露出了从心底不能理解的表情,从来没见过的表情


我 「不是的。我是真的这么认为...即使是一点...对我而言很有趣」
迪布朗「我更不理解了...」
迪布朗站在那里左右摇头晃脑的样子让人很想笑
(难道...)
(奥斯瓦德先生在期待迪布朗的这种地方吗?)
在我这样想的这段时间,迪布朗抱着头
迪布朗「我明明不知道有趣是什么,你却笑了....有趣...是...」
我把手放在坐下来的他的肩上
我 「迪布朗....没关系的」
肩膀虽然摸上去很冷,但感觉不到不安了
迪布朗「.....我果然还是不懂、不过你这么说的话,我就这么理解」
这时...—。
迪布朗「一定没关系的,我也逐渐能感觉到了」
突然,迪布朗像附体邪魔褪去一样温柔的笑了
我 「.....!」
(迪布朗能做出这么棒的表情啊)
我试着用一只手碰了碰他手上的蛋
从手上传来了比昨天更热的温度,温暖了我的心...—。

第8话 重要任务结束后
第二天......
感谢祭终于到来了...—。
虽然我们早已来到了虹之国的中心,オズ
迪布朗「又宽广又华丽的舞台....」
我 「真的呢....」
对于作为感谢祭会场的舞台,这个大小让我们很惊讶
我 「但是...很期待呢」
迪布朗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这时...—。
工作人员「迪布朗王子!今天请多关照。请走这边」
迪布朗「好的」
我向被工作人员带去休息室的迪布朗说道
我 「加油哦。和平时一样的迪布朗就好」
迪布朗「明白了......XX」
(加油...)
我目送他直到看不见他了为止
...


......

过了一会,仪式结束了...—。

(没想到能让客人们这么开心...)

会场还残留着大家欢笑所留下的热度

迪布朗「XX...」
我 「迪布朗!?」
我转过身,看到表情舒畅的他走了过来。
我 「辛苦了!」
「大家都从心底感到非常开心!我也非常开心......!」
我激动的拉住迪布朗的手
迪布朗「谢谢......」
「刚刚奥斯瓦德也表扬我做的很好」
迪布朗放松的吐了口气,但是又立刻沉默下来,想要说些什么似的看着我。
我 「迪布朗?」
迪布朗「这之后,离明天得行程前还有一些时间」说到这里,迪布朗微微移开了些视线...
「所以好不容易...和我一起逛下感谢祭怎么样?」

我「.....!我可以吗?」
迪布朗「我...不习惯这种重要角色...多亏了你」「之后...」
他好像在选择要说什么,一边疑惑着一边说
「这是发生了error吗?我好像在期待和你在一起」
我 「....迪布朗...那是...」
他按着自己的胸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
(如果这句话不是在讲『心』的话,那到底是...)
我看着他,心中一直在想这句话,
迪布朗「那个......不可以吗?我明明好好输入了约会的申请方法了....这很困难.....」
他皱着眉头,正打算插起手腕的时候,我慌忙握住了他的手
我 「我也想和你一起逛逛感谢祭的街道」
尽管很害羞,我还是回答了,这个瞬间.....
我 「啊......」
迪布朗拿的蛋开始很高兴的吧哒吧哒的晃动
迪布朗「这是...」
我 「我....其实一直在想...」
迪布朗「XX?」
(奥斯瓦德先生把这个给迪布朗的意义...)
(如果说从这个蛋中会生出什么的话...)
我 「迪布朗的心......会不会在这里呢」
「这个蛋里.....?」
迪布朗不可思议的看了一会蛋
「......可能是这样呢」
他的眼睛,闪着温柔的光...—。
...

......

我们两个出了会场后,外面是气球和彩蛋‪装饰的街道‬。

我 「好棒……」
迪布朗「好厉害……会场外也有这么多人......」「如你所说,我也觉得这条街....很棒」
迪布朗看了一圈热闹的街道,把视线移向旁边的我「我们牵着手吧?」
我 「啊...」
在我回答之前,他就温柔的挽起我的手
迪布朗「这是...那个,不是因为如果走散了会很困扰,而是因为我想牵着你的手」
我 「迪布朗...我很开心。我也想过要牵着手的...」
迪布朗「你也...?」
我以为他要说很意外时,他的手指和我的十指相扣
(简直就像恋人一样......)
看着紧紧相扣的手指,一边感觉很害羞,一边在街上走着
这时,听见了路过的人们的声音
女人1「啊、那是刚刚开幕式的司仪?是迪布朗王子」
女人2「很有趣的主持呢。旁边的人,是交往的对象吗……」
听见这话,我们互相看着
迪布朗「......恋人.....?我和你,是恋人吗」
我 「那个...那是...」
(虽然不应该说不是...)
迪布朗「...?我们是恋人,你很开心吗?你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很开心」
我 「诶.....那个......」
我慌忙想说点什么.....突然,迪布朗在我脸上落下一个吻
我 「......!」
迪布朗「对可爱的人这样做的话......」
「XX,我...和你是恋人,我很开心」
他的声音,在我的脑海中回响
我 「我也是...—」
虽然刚才这句话没有说出口...
我从牵着的手中,确认到了我们互相传达的心意...—。

评论(3)

热度(36)